商讯
您的位置:每日中国 » » 商讯 » 正文

INK银客林恩民发内部信:金融监管是为未来制度松绑提供空间

核心提示: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联合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出台《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标志着金融市场步入全方位监管“新时代”。
 
    11月21日,中国新金融领军人物、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副会长,INK银客集团联合创始人、总裁林恩民发布了一封名为《用户必胜,新金融成功路线一二三》的内部信,对新金融的未来进行了展望也对INK银客集团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
 
    在公开信中,林恩民通过对当前世界经济环境、供给侧改革分析后认为未来的50年里,中国将成为世界经济的发动机和推进器。而《指导意见》的出台则增强了林恩民对于新金融行业发展的整体信心,因为在林恩民看来,加强监管和制度松绑是金融业得以健康发展的基础,而加强监管又是制度松绑的前提条件,所以中国本轮金融强监管是在为未来制度松绑提供空间。
 
    综合当前的整体环境来看,林恩民认为现在是新金融健康发展的好机会。INK银客集团作为要引领新金融行业的创业公司,林恩民提出:需要坚定不移地坚持“一二三”路线,即:一条路线(一切以用户为中心的发展路线);两个素质(新金融公司要具备持久战的心理素质和生理上的人才素质);和三个原则(新老结合、另辟蹊径、自我循环)。
 
    以下为林恩民内部信原文节选:
 
    林恩民:用户必胜,新金融成功路线一二三
 
    全球经济进入全面复苏期,美国经济企稳,欧债危机渡过,世界各地房价和股市同时屡创新高,已超过08年经济危机峰值水平。中国作为世界经济的引擎,对过剩产能完成了基本消化,供给侧改革实现基础产业升级,经济复苏迹象明显,中国经济不再强依赖房地产。因此,政府有足够的信心强压房地产,为降杠杆留下足够空间。同时,大量资金不再被房市锁定,为消费升级提供了土壤。我相信在未来的50年里,中国将成为世界经济的发动机和推进器,“一带一路”将驱动世界经济迈向新高度,并形成东亚重回世界中心的新格局。
 
    我也相信中国金融将在未来这至关重要的50年里起到关键性作用。加强监管和制度松绑是金融业得以健康发展的基础,而加强监管又是制度松绑的前提条件,所以监管是基础的基础。中国本轮金融强监管是在为未来制度松绑提供空间,我们可以看见的是更多的金融牌照被批设,互联网银行、科技银行和相互保险等都在做创新和尝试。因此,强监管是新金融的救星,是新金融得以健康发展的唯一希望。
 
    机会已摆在面前,新金融练好内功抓住机会才是关键。银客作为要引领新金融行业的创业公司,需要坚定不移地坚持“一二三”路线——一条路线,两个素质,三个原则。
 
    一条路线
 
    以用户为中心是商业发展的唯一路线,是一切商业运行的本源。成功的金融企业普遍有三大优势:品牌、渠道和产品。新金融公司品牌方面不如“四大行”,渠道方面不如“BAT”,破局点只能在产品。数据智能将成为第四次科技革命的主题,所以新金融公司发展的唯一路线就是以用户为中心,产品运营驱动数据智能。
 
    产品破局最好的例子就是2013年的余额宝。拥有强大渠道的淘宝理财频道经历了漫长的缓慢发展期,直到余额宝诞生——抓住移动互联网的大机遇,成为第一个真正以手机用户为中心设计出来的金融产品,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基金。新金融要以用户为中心,利用最新的技术和场景设计产品,极大满足用户的便利性需求。
 
    为什么是产品运营驱动?因为每个人脑子里都必须要有用户。这里的产品和运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App设计,而应该是互联网端、金融端、服务端和技术端的全面融合,一切最终可以影响用户的节点都是产品运营。每个人都要有产品运营意识才能最终协作设计出最符合用户和市场的产品,真正的新金融没有姓“金”或是姓“互”一说,所有部门联动起来满足用户需求才是王道!
 
    未来新金融公司将具有四个属性,它们是金融、服务、数据和智能。金融和服务是传统金融的底层基础和上层建筑;数据和智能是新金融公司的底层基础和上层建筑。新金融和传统金融最大的区别就是在传统金融的基础上应用了数据和智能工具,为用户创造了更大的价值。楼能盖多高,取决于地基是否牢固。传统金融依靠金融基础,新金融公司要依靠数据基础。余额宝的成功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保证了用户操作上的极大便捷性,而数据和智能时代将进一步释放这种便捷性。金融数据化,服务智能化,将成为下一个金融时代的的主旋律。
 
    一切以用户为中心,这是所有新技术驱动型行业发展的第一原则。没有新技术革新的行业玩的是品牌和渠道,以新技术为核心驱动的行业靠的是产品。今天手机行业的所有玩家都在请明星,各种打广告、建渠道,和当年的“脑白金”没有区别,这证明该行业已经不可能再出现新的机会了。而拥有数据金融和智能服务的新金融公司在市场上没有发声,是因为现阶段这类公司最关注的是以用户为中心,产品运营驱动数据智能,为用户创造最具价值的金融服务,这也是新金融公司发展的唯一路线。
 
    新金融无非能为三类用户服务:第一类是财富端用户,谁为这类用户带来长期稳定的高收益,谁就能出线;第二类是贷款端用户,新金融公司要有绝对的雄心,为他们提供最“多快好省”的资金;第三类是为金融机构做技术支持,以点带面,通过技术提高效率,帮助金融机构先挣钱后省钱。
 
    新技术总是可以推动新机会,但前提一定都是以用户为中心的。例如绝大部分80后都不喜欢去线下银行,除非该业务必须到柜台办理(比如开卡);当生物识别的新技术解决了人脸识别问题,现有由柜员人工验证用户身份的方式,就将被全面替代。我相信,未来十年内70%以上的银行线下网点将消失。如果任何银行现在还在通过传统开门店的方式拓展储户,而不以用户为中心去应用线上认证,一定没有出路,或者说是在自寻死路。
 
    企业的生死很简单,往往就在一线之间。在商业世界里,总有人能抓住趋势顺应发展,也总有人看不清形势,总想逆流而上,结果尸骨无存。
 
    两个素质
 
    世界不缺乏机会,缺乏的是有准备的人。新金融公司还需要具备身心两个素质——“持久战的心理素质和生理上的人才素质”,才能做好准备,抓住历史机会,杀出重围。
 
    历史证明金融企业的发展是马拉松长跑。政策上,金融业是强管制行业,政策会限制它变成垄断行业。在金融业不能采用烧钱抢占市场份额的传统商业打法,“唯快不破”的商业模式在这个领域里是不现实的做法;市场层面,金融业市场太大了,垂直领域之间的合作度超过所有行业,因此边界很模糊,任何一家金融企业的业务都可以拓得很宽。在快速成长的金融领域,即使公司利润达到亿级以上,仍属于行业里的小玩家;风险上,金融是一个最需要和未来打交道的行业,利润来自于对未来低风险预期的变现,因此对未来要诚惶诚恐。如稍有闪失,一切将化为乌有。
 
    长跑注重持久力,内功是关键,而企业的内功关键在人才。短线靠钱,长线靠人,业务发展迅速但人才供给不足是这个行业的主要矛盾。传统金融也依靠个人能力和技术,但新金融的人才需求和传统金融有一定区别,新金融最看重的是可以将个人能力和技术产品化的人才,懂得使用最先进的技术,去标准化基层执行能力。
 
    人才战也不是简单地找到全世界最优秀的人就结束了,公司还有责任要为所有人才赋能,让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有思考、有创造,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创造不可替代的价值。公司后台部门的定位,就是支援每一个员工在银客平台上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例如,融时代要像美国军队武装大兵一样去支持每一个业务员,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让每一个业务员可以像司令一样呼唤后台的海陆空三军支援;全能要保持去招聘世界最顶级的风险管理专家,数据和技术部门要为他们支持最强大的AI工具,一起建设世界一流的数据技术和风险管理能力。
 
    三个原则
 
    三个原则是:新老结合、另辟蹊径、自我循环。这三项原则总结了如何避开未来潜在的不确定性竞争,并选择相对长远的发展价值点;如何争取在有限的时间空间里,抓住一丝喘息的窗口期,找到适合发展的土壤,最终建立自己城邦和护城河。这些是新金融公司选择市场机会的基础,遵循此三项原则的选手才能有出线机会。
 
    第一原则:新老结合,新金融要生长在传统金融的土壤上。
 
    金融作为开放合作的市场,不存在颠覆或革命,新老博弈的最终结果是合作。新老结合意味着新金融一定要和传统金融合作,学习传统金融的基础逻辑;新金融永远是传统金融的增量补充,做传统金融想做却做不好的业务,而不是和传统银行形成正面竞争。所谓“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噱头成份大于实际。传统金融机构不会被新金融打死,只会被那些与新金融开放合作的传统金融机构打死。开放战胜封闭,合作战胜竞争,这点在历史上已无数次得到证明。
 
    纵观新金融发展史,我们可以重点举例论证:新金融的起点是余额宝,它的本质就是货币基金加互联网产品思路的产物;前段时间很火的ICO,则是一个完全基于互联网工具基础上的证券市场,没有与任何金融机构结合,所以出生不久就被政策直接封杀。其实就算政策不封杀,它终归会走向穷途末路,遭殃的是很多不明真相的投机群众。因此,新金融一定要生长在传统金融的土壤里。
 
    新老结合也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传统金融具备巨大的资源优势,比如各种传统金融牌照,这是绝大部分新金融公司无法比拟的;而传统金融业也在不断的进化,因为他要面对那些更加开放的传统金融公司的竞争。最后结果必然是新老结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待新技术普及后,或许将不分新旧,金融还是那个金融。
 
    原则二:另辟蹊径,远离”BTA“射程范围。
 
    新金融在金融领域需要和传统金融机构合作,但在新科技领域,一定要远离“BAT”等互联网巨头,决不能做“BAT”射程范围内的领域,远离强势竞争才能自建城池。
 
    要远离“BAT”的竞争,只能做三件事情:一是做非“BAT”核心业务的深度垂直领域业务,这个领域链条要足够长,行业深度足够深,同时市场足够大,竞争处于相对分散状态,只有这样才能孕育出伟大的公司;第二类是去链接和帮助“BAT”在垂直细分领域的对手,比如可以与阿里的对手——各类垂直电商进行金融合作,这也是“BAT”永远触及不到的地方。
 
    原则三:自我循环,建账户、获数据、做闭环,垒基础。
 
    金融本质经营的是企业和自然人的财务账户,互联网经营的则是数据账户。账户是新金融公司建立自己核心壁垒的基础,是沉淀用户数据的载体,也是为用户提供附加服务的通道。老金融和新金融最大区别将体现在账户体系:老金融把用户账户当财务账户,而新金融公司把用户账户当数据账户。两者区别在于——财务账户仍以金融服务为中心,链接用户和金融服务,帐户只相当于销售渠道;而数据账户以用户行为作为经营中心,把账户当数据生产器,根据用户行为再为其提供更个性化、更便捷或更深度的服务。
 
    所以,未来账户的本质价值在于可以积累数据,同时将数据反馈给服务,为用户创造更大的价值,形成闭环。从更广的层面来看,数据也将成为“新经济”进一步侵蚀“传统经济”的有力武器。当数据被那些信息化相对较高的企业充分利用,就能为用户提供更精准和优质的服务,使用户产生更强的粘性,从而帮助“新经济”秒杀“传统经济”。数据帐户建立后,一旦实现数据和服务的相互依存帮助,就能彼此推动形成螺旋式上升的态势;对内是形成价值闭环,对外就成为打压对手的“核武器“。
 
    我们也要相信,未来一定是智能时代,而数据便是智能的基础,是其最重要的生产资料。第二次工业革命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基础上,将电力普及到所有生产领域,直到今天还可通过“用电量”来衡量一个区域的经济水平;而第四次科技革命也必然会在第三次科技革命的重大发明——电子计算机的基础上进入智能时代,未来”数据量“将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科技水平的标准。
 
    然而,当下的中国金融业态和30年前中国的百货业态类似,有太多的基础建设没有跟上时代发展。无论是牌照的开放程度,还是行业的信息化水平,相比欧美发达国家仍然相对落后。金融行业进入智能时代需要经历四个阶段:系统化——信息化——数据化——智能化。我们今天看到中国很多金融机构尚只完成了系统化,连信息化水平都参差不齐。作为矢志推动金融业发展的新金融企业,背负的另一个责任,就是加强和提升中国金融业信息化和数据化的发展水平。中国的国情决定,金融机构需要的不是简单的赋能。因为金融赚钱长期来看相对容易,新金融公司如果只是建造小型免费 “皮划艇”,体制下的传统金融机构不会接受;新金融公司一定要沉下去,先造出豪华大游轮,再供传统金融机构低成本使用,才能协助完成金融行业前期的信息化基础。
 
    因此,中国的新金融发展有种必然现象,新技术被应用之时还要兼顾基础设施建设,实现跳跃式发展。
 
    始终关注价值
 
    始终关注用户是INK银客的坚定不移的信条,银客历史上赚的每一分钱,都是最辛苦的钱,靠为用户创造价值挣到的血汗钱。但这个钱是有意义、有价值的,属于最终可以改变时代的收入。
 
    银客最大的意义就是为整个社会创造价值,以天为被以地为席,进而拥有全世界。要永远怀揣更远大的理想,坚定最大的商业价值是社会价值的变现!

   以天为被,开放合作

    以地为席,深耕细作

    人笑我们年少轻狂

    我们笃定用户为王

    银客的产品信仰:价值必胜!产品必胜!用户必胜!

    恩民

    2017.11.17

编辑:pengxin




Tags:INK 银客林 内部 金融 监管 是为 未来 制度 松绑 提供 空间



每日中国 Copyright © 2015 dailychn.com All Right Reserved.